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浏★览★器★输★入★XSGU.COM★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苦境九州,豫州吕国,国都掖庭,凌烟阁!

    一卷金榜高悬神主牌位之前,一口仁道湛卢剑静静挂在封神金榜一旁,二大宝物金光弥漫,氤氲之气含而不露。

    一重重禁止在凌烟阁虚空中一闪而逝,密密麻麻毫无死角可言的大道禁止,随着封神金榜、仁道湛卢两大宝物的气机浮动,缓缓的揭露一角。

    八座封神台拱卫凌烟阁周匝,一尊尊香火金甲银甲的神兵神将在封神台中沉浮,若有若无间似有兵戈铮铮之音响起。

    自封神台建立以来,八大封神金台承载的百万神兵,都是荀少彧起兵之后,战死沙场之上的英灵,一丝忠魂不灭,成为封神台上的护法神兵。

    将近二十载的南征北战,整个吕国的英灵忠魂,都集结在八大封神台上,致使每一座封神台之上,都蕴含着莫可言喻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朝爆发出来,莫说是证就不死天人之流的神魔,就是缔结了无上道果的强人,也要在这一股浩瀚神力下,长生不坏的道果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“唏——嘘——”

    一尊老者身着粗布素衣,盘膝坐在凌烟阁中的神主牌位前,双眼微微闭合,一呼一吸间似有丝丝清气,在眼耳口鼻七窍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间,这一尊老者身上浮现一尊龙头人身,手执擂鼓瓮锤的上古雷神形象,一片片雷云在周匝鸣响盘桓。

    这一尊雷神法相可谓是老者性命交修之所在,其中蕴含的恐怖雷霆气息,只是一丝一缕就能削平百里大地,全然爆发天惊地动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已然不是【大地游仙】级数所能参悟的力量,能有如此气象的雷神法相,必然是道门天人之流,亦或是武道神魔之数。

    不枉一生苦苦修持,闻渊明终于在吕国国运的帮助下,迈出了修行路上至关重要的一步,自此为不老不死天人之身。

    而迈入了这一步的闻渊明,本身就是吕国的撑天之柱,无需封神金榜与仁道湛卢,闻渊明自己就能横压豫州大地。

    “外祖,”

    凌烟阁的宫门徐徐大开,推门而入的是一位衣着华贵,唇红齿白的总角少年,踏过凌烟阁的门槛,凌烟阁万千禁止,在少年面前恍若清风拂面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少年的血脉之中,有着这万千禁止的一点根源气息,所以才能在密布的禁止中来去自如,其他人就是天人神魔,在凌烟阁中也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孙儿,参见外祖,”

    这一少年眉宇间尚且带着些许稚嫩,恭恭敬敬的朝着老者躬身行礼,举止言行间虽有青涩,但已然有了一丝大家气象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明儿来看阿祖了啊,”

    就在凌烟阁宫门敞开时,盘坐凌烟阁中央的老者,缓缓睁开了一双眸子,一丝丝精芒在眸子中闪动,嘴角带起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位老太师闻渊明眉心处,第三只天眼似有雷霆交织,待见着这位青涩少年,面上不禁露出一抹慈祥和蔼之色,轻声问道:“明儿,可是有事来这凌烟阁找老夫?或是又有国事拿捏不准,来问询老夫方略大计?”

    这一位青涩少年不是旁人,正是荀少彧留在吕国的唯一的血脉子嗣,如今的豫州一霸,吕国的新任国君荀天明。

    荀天明在两年前即位,遥尊不知身在何处的荀少彧为‘主父’,以太夫人司瑯嬛垂帘听政,更有各方重臣倾力辅佐,让偌大的吕国国势愈发强盛。

    毕竟,作为吕国的擎天保驾柱石,老太师闻渊明不仅与新君荀天明是君臣,荀天明的生母还是闻渊明的外孙女,有着一层斩不断的血脉联系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着这位老太师的一力支撑,在荀少彧舍下国君之位,远渡茫茫汪洋的十载以后,吕国的国势绝难保持今日气象。

    亦正是有着以闻渊明为首的一众老臣竭力辅佐,吕国才能在群狼环伺之下,一步步发展壮大,稳坐豫州一大霸主之位。

    身为幼主的荀天明,稍稍沉默了一下,道:“外祖,国事有群臣辅佐,孙儿不缺方略之谋,吾吕国曾经受大乱,如今已是大治矣。”

    “国运安定,一切井然有序,孙儿在国事上自无疑惑!”

    年方九岁的荀天明,摇了摇头道:“孙儿尝读国史,知君父自南蔡起兵之艰辛,更知君父创业之艰险,但也常有一事疑惑,久不得释疑。”

    闻言,闻渊明轻轻一笑,道:“明儿有何疑惑难解,尽管道来便是,阿祖到底比明儿多经历了一些坎坷,或许能为明儿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有劳外祖了,”

    荀天明躬身一礼,转而席地而坐,瞥了一眼凌烟阁供奉的两大宝物后,随即将目光投向闻渊明的身上,稚嫩的小脸上满是严肃。

    经过了十载春秋的国运沉淀,这两大宝物愈发神物自晦,除了一丝丝金光不时跳动,俨然如同两件凡俗物什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,两大宝物是国之重器,就是荀天明身为吕国新君,也不能时常的把玩,最主要是避免两大宝物散发的玄妙力量,将荀天明这个幼主震伤。

    可是荀天明自幼就经常出入凌烟阁,对这两件威震豫州的第四品宝物,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荀天明一脸认真,道:“孙儿读国史,阅殷史,遍览诸国史,长能见到天生神人,一力能敌万军,一人可摧城破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武道圣人镇压一国,天人神魔威压一州,大殷天子至高无上九州共尊。孙儿却不知力量强弱,与国家强弱有何关系,与万民福祉又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“孙儿所读诸史,知大国披甲之士百万,战车万乘,国富民强,自是堂堂大国。而小国兵不过十万,战车不过千乘,国小民弱,以此区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荀天明的眉头紧紧皱起,道:“然而,诸侯之中国小者,但有天人镇世人间,却能得一大国名器。而诸侯大国者,却因无有武道圣人当朝执宰,而屡屡被小国之辈讹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方九州天下,大国、小国、强国、弱国,莫非不是以国人多寡贫富区分,而是以天下武力强弱,进而划分的?”

    闻渊明苍白的须发,无风自动飘扬而起,笑道:“明儿是想问,国势与民生,或是国力与武力,到底孰轻孰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孙儿正是想问国力与武力,究竟有无轻重之分,孙儿学治国安民之策,又学武道强身之术,这二者都有轻重之分,孙儿想知道该有何侧重。”

    荀天明直视闻渊明,个人武力的强大与否,对国人并无多少好处,国人该吃不饱穿不暖的,还是会吃不饱穿不暖。

    只是个人武力上的强大,又是衡量一个国家国运的标准,若没有一尊真正的强人镇压国运,就是再富强的国家,也只是一头头‘肉猪’,随时等待着被人宰杀。

    “国力与武力,”闻渊明抚须而笑,道:“明儿能想到这个问题,可谓是入了为君之道的个中三味,发前人所未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好,读史就是要带着自己的问题来读,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,以史为镜则可以明得失,天下之事大同小异。”

    “明儿,你应该知道吕国荀氏从何起家的,荀氏自天子驾前御夫而起,经历数代积累努力,方才得天子敕封为诸侯。”

    “此后,荀氏先人兢兢业业在豫州荒蛮之地开拓,又历宣子、简子、襄子数代辛苦,才能为爵封伯、封侯。最后到了武侯之时,武侯以他的赫赫武功,一举奠定了豫州霸业的基础,这就是荀氏吕国兴盛之路。”

    荀天明拱手向着凌烟阁供奉的诸位神主牌一拜,道:“孙儿知先祖开业不易,不敢有一日懈怠,时时战战兢兢,为此宿夜难寐。”

    闻渊明摇了摇头,道:“老夫与明儿说这么多,不是想让明儿知道先祖创业不易,而是要告诉明儿一个道理,没有武力就没有国力,拥有着强大的武力,必然就是强国、大国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国富民强,民强国富之论,只是自上而下的愚民愚智之策,若没有强大武力威慑,再广袤的国土疆域,再多的兵车战甲,也只是一块任人宰割的‘腐肉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所谓的国力之重,需要有武力的衬托,没有武力支撑的大国,只是沙滩上的一堆沙堡,任意的一次冲击,都会让沙砾堆砌的堡垒支离破碎。”

    荀天明若有所悟的颔首点头,自语道:“所以,天下九州诸侯,都是以武立国,用武安邦,孙儿若想治大国,必先要有大武力!”

    闻渊明或是感到荀天明心头的失落,叹息道:“哎……九州诸侯虽拱卫殷天子,共尊殷天子为九九之尊,可是殷天子若没有绝世的武力,又如何能让众位诸侯霸主臣服?”

    自荀少彧舍下国君之位,至今已经十载春秋,在这十载春秋之内,吕国之所以能保持一如既往的强势,除了那几大道兵作为国之根本以外,还有闻渊明这一位道门天人威慑一州之功。

    “武力,国力,”

    荀天明似懂非懂的走出了凌烟阁,闻渊明的这一番话,对温室花骨朵般的荀天明,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,给荀天明揭露了一角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身为吕国的幼主,荀天明到底不似荀少彧一般,是经历过残酷倾轧,一步步登上国君之位的。荀天明能成为国君,只是因为他是荀少彧唯一的血脉子嗣,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与他竞争。

    因此,荀天明根本没有荀少彧的那一份坚韧,更没有荀少彧与生俱来的那一股为达目的,进而不择手段的狠劲。

    而这都是荀天明作为国君最为缺乏的品质,一个优秀的国君不可能如同谦谦君子一般,真正的强国君主应该如狼似虎,有着鲸吞天下的野心豪气。

    软如绵羊之辈,亦或是心气不足之人,就是再爱民如子,也免不得一个昏君、庸君之名,死死的钉在历史长河的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对此,闻渊明与吕国众臣们都心知肚明,若是荀少彧依旧作为吕国国君,以荀少彧的冷酷性情,以及无情手腕,亲自执掌吕国的国势,吕国国力至少能再上升两三个台阶。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就在闻渊明心头感慨之时,一直供奉凌烟阁十载之久的仁道湛卢剑,猛然迸发出强烈的剑鸣,剑音响彻直入闻渊明的心神。

    这一口第四品绝世神兵,似乎受到了某种牵引,或许是感受到了‘主人’的到来,一丝丝剑光子仁道湛卢剑上浮游,剑身在不住的震颤着。

    若不是凌烟阁内的万千禁止,在仁道湛卢剑剑鸣的瞬间,就封锁了凌烟阁的这一片空间,只怕这一道剑音就能传遍吕国国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闻渊明眉头一跳,看着浮现凌烟阁的万千禁止,以及悬挂神主牌位前的那一口仁道湛卢剑,第三只天目开阖不定。

    “仁道湛卢无故鸣响,莫非……是武侯回来了?”

    在见着仁道湛卢剑剑鸣的第一时间,闻渊明的脑海中就浮现了一个令他又惊又喜的猜测。虽然这个猜测有些荒诞,但闻渊明仍旧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铮!铮!铮!

    仁道湛卢剑仿佛感受到了万千禁止下,对剑音的莫大压制,仁道湛卢剑嗡鸣声不绝,一丝丝剑光带着纯粹的毁灭性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丝丝极致的毁灭剑光,在仁道湛卢剑上浮现,周匝三寸虚空一层层塌陷,犹如一个深邃莫名的黑洞,吞没着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见着仁道湛卢剑上摇拽的毁灭剑光,闻渊明面色骤然易变,道:“不好,”

    须知,仁道之极就是毁灭之极,毁灭之极就是仁道所在,所谓的物极必反就是此理,不然这一口仁道湛卢剑也不会成为第四品的绝世神兵。

    以这一口仁道湛卢剑上运年的恐怖剑光,一旦让其爆发出来,不要说一个凌烟阁,就是整座吕国国都都可能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而这还是闻渊明这一位道门天人,倾尽全力镇压之下,仁道湛卢剑不能发挥全部剑势的结果。
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浏★览★器★输★入★XSGU.COM★

章节目录

元始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谷只为原作者弃还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弃还真并收藏元始诸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