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浏★览★器★输★入★XSGU.COM★

    江山如画,山如墨,水似留白,黑白是世间主彩,偶有点点碎华在山间冒起。

    有人这墨画之上行走,远看如一点萤火,近看,则似诗梦,似庄周之蝶。

    但是隗林却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个人正是曾经给自己做过侧写,奉最上面的命令调查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陈惜春,出身于陈氏。

    陈,这个姓的人在夏国很多,陈氏的修行功法幻游阴神,一直都是一等一的阴神修行法,据说,修到高深之处,直接蜕去凡躯,以阴神幻游大千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其实这个阴神幻游修行法,到了高深处,就是蜕变成了元神,却又比单纯的元神多了一份超脱独立。

    陈家的神秘,只在于这个功法,而这个功法的神秘在于修成阴神幻蝶之后。

    隗林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陈惜春。

    上一次见她,还只是四阶的样子,这一次的气息已经是五阶的了,她的到来,肯定也是要处理这一件事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,心中倒是突然有些东西想问她。

    她的身形如蝶一样的在林梢上飞腾,飘飘忽忽,却在他人一个不留神就到了面前,然后落在了隗林所在的阳台上。

    下面本地靖夜局的人看着她,并没有人来询问。

    陈惜春打量着隗林,之前见他时,他的身上一股清韵之气,让人看不透。而现在则似连天重山,浩瀚幽暗,又似随时都会喷涌出火山。

    细细的感受,给人一种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更可怕了,真的只有六阶吗?”陈惜春问道,她对于气息本就是极为敏锐的。

    “六阶?我不知道!”隗林确实不清楚自己的修为有现阶段的品阶来划分,自己应该是多少阶。

    陈惜春也是心中感叹,隗林身上的秘密,她心中隐隐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幻游阴神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,能够于梦境之中出入一些大小千的世界?”隗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“陈惜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感觉?”隗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幻游过!”陈惜春叹了口气说道:“不过,我听族里说,幻游其实是进入真实的世界,每一次的进入都是极度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隗林想到了那些签了契约的人,陈氏的幻游阴神岂不是与他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?

    陈惜春打量着隗林,比之上一次,她这一次站在隗林身边显然的多了一份压力,与隗林这一次的见面,她并没有变得更加的熟络,反而多了一点陌生与距离感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谈,陈惜春在看资料,隗林也在看,他看的后面那一段疑似看过之后会被消失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一扇幽蓝的镜门,清澈的像是秋天里,深山里寒潭,深不见底,却清晰的倒影着镜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进入其中,见到一座城市废墟,里面全都是荒芜,当我一直深入后,再想回头,找不到回来的门。”

    这是其中一个人的梦境描述,隗林接着看其他人的。

    其中关于那镜子的描述,因为各人的语文水平不同,所以讲述的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镜子像是商场里更衣室的门镜,但更清澈,更加的神秘,它,像是连通异世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镜门,高两米左右,门框上有神秘的符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进入门后的描述则大多不同,各种各样的。

    “臭味弥漫,如坠落粪坑……”这是其中一个描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入虫穴,无数的巨大的蟑螂袭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仿佛走入了一个未入的世界,丧尸遍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畸变物种……”

    很多人讲述的自己梦中进入的地方都不一样,然后没多久就在大家的关注之下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,靖夜局里,拥有着修习各种法术,或种仪式法阵的人,还有着现代科技结与法器结合而成的仪式检测,居然都没有检测处,到底那些人是怎么消失的。

    隗林在看这些,那边陈惜春也在看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他的心中因为看了不少这样的描述,从而在心中勾勒出那一扇镜门。

    那镜门在他的心中越来越清晰,即使是他不主动去想,也依然存在.

    有脚步声走来,是一位本地靖夜局成员,喊他过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吃的是挂面。

    一大碗。

    陈惜春已经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碗里有一个荷包蛋,几片生菜,总共七碗,当他坐下之后,其他的人也都进来,然后坐下,相互之间聊了一下天之后,便开始吃面。

    山间夜风,从窗户外面吹了进来,屋里点了特制的驱纹香,一股特别的香气在弥漫,伴着面条的香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,跟戴月容一起吃饭这么久,她从来没有煮过粉面之类的东西吃,因为一个女孩在吃面的时候,想要好看很难。

    陈惜春在吃面小口小口的,没有声音,很优雅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着,戴月容如果吃面会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突然,隗林停了下筷子,他的元神感应之下,窗户外面的林中。

    “沙沙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沙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吹树梢,林动山摇。

    黑暗,随着风潜入进来。

    明明的是电灯,可是此时却变的幽暗起来,他的感知里,窗户外面的林间有东西出现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以元神破开黑暗,他也无法看清楚那片黑暗之中掩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,一个个警惕的站了起来,其中他们的队长,刘元来到窗户边,挥出一个冷焰棒落放那窗外的黑暗之中,原本散发着刺眼冷光的冷焰棒在入黑暗的一瞬间,没有将黑暗驱散,反而被淹没。

    不过,那短短的一刹那,隗林看到,那里有一个人站在那里,只看到有一个人影,可连衣服都没有看清楚,隐约之间,好像是光着脚。

    而刘元却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而窗外的黑暗朝如浪一样朝他身上扑来。

    隗林身上的元神法光一展,将刘元罩在其中,刹那之间,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镇压在自己的元神上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仿佛来自于冥冥之中的虚空,直接镇压在灵魂上。

    隗林的周身法光涌动,将扑面而来的黑暗浪潮挡在身外,伸手朝虚空一抓,手居然抓到了根黑色的铁链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一拉,铁链在虚空里卷动,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灯笼从虚无里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这个灯笼他当然没有带着,也不会什么袖里乾坤的法术,他是直接从隗氏灵馆的二楼暗室的八仙桌上抓来的。

    这灯笼上的铁链是他亲手重新炼制过的,彼此之间有着感应,本来这种感应因为离得远,已变的极期的微弱,但是灯笼的光芒却照破大千,让它可以出现在任何的地方,所在隗林只是朝着铁链抓去,然后因为八角宫灯的原因,让它出现了。

    八角宫灯朝着那黑暗里抛去,瞬间将那山林的幽暗照出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灯光里,隗林看清楚了,那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女子,身上穿着一身白衣,但是她深身雪白,没有皮。

    那是一具骷髅,一头白发如枯草一样的披散着,那两个睛窟窿里,似有两点幽幽的绿焰燃烧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边,有一头狼跟在,在火光里后退了一步,发出一声低吼,也不知道它是在恐惧还是在警告。

    “是,一具骷髅啊。”隗林心中想着,那一具骷髅后退几步,出了灯光的圈子,隗林再看她,发现已经看不清了,隐隐看得清的却不再是骷髅,而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隗林明白,这是因为八角宫灯上的灯光照破了她身上的虚妄法术。

    秦岭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,而且真正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,他从这个白骨妖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丝山神的味道。
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浏★览★器★输★入★XSGU.COM★

章节目录

我是灵馆馆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谷只为原作者槐馆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槐馆长并收藏我是灵馆馆长最新章节